主页 > 写论文 > 英语论文 >
写论文
医学论文 水电论文 土建论文 英语论文 法学论文 经济论文 管理论文 体育论文 艺术论文 哲学论文 教育论文 计算机论文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地址:江西吉安吉州区人民广场旁6楼

电话:13667964575

客服QQ:103361327

论文发表咨询

扫码关注我们

经贸俄语口译中的译者主体性探究
2020-04-15 12:12
摘要:随着“一带一盟”对接合作不断落实,中国与俄罗斯等国的双边贸易稳步增长,经贸合作不断深化,经贸领域的活动日益频繁。在这些经贸活动中,口译工作者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口译员主体性的发挥程度直接影响着经贸活动的开展。本外语论文着重研究口译员在经贸活动中其主体性的发挥情况,探究影响译者主体性发挥的具体因素。
关键词:经贸俄语;口译;译者主体性;
Abstract: With the continuous implementation of the “one belt, one alliance” cooperation, bilateral trade between China and Russian has been steadily growing. The economic and trade cooperation is deepening and the economic and trade activities are more frequent. Interpreters play a key role and their subjectivity directly affect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e economic and trade activities, in which this paper focuses on interpreters’ subjectivity, and explores the specific factors that affect interpreters’ subjectivity.
Key words: economic and trade Russian; interpretation; interpreters’ subjectivity
1.引言
长期以来,译者在翻译活动中的作用是翻译理论界争论较为激烈的话题之一。“忠实”一直被视为“隐形人”、“摆渡者”即译者的首要任务。而当米歇尔·福柯 (Michel Foucault)、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等哲学家对原文和原文作者的权威性提出了质疑,甚至后者宣称“作者已死”以后,译者的任务似乎变成了“改写”、“叛逆”。本雅明(Benjamin)在《译者的任务》中呼吁要“走向译者”。对译者认知的变化使得译者主体性的研究得到了充分的重视。
2.译者主体性的翻译学理论背景
对译者主体性的认知之所以有如此巨大的差别,是和翻译观的转变离不开的。在20世纪50年代以前,虽然翻译已经逐步发展成为一门学科,但更多的是在研究翻译方法。无论是中国的“案本而传”还是西方的“隐形论”都反映出源语文本、作者是当时翻译活动的中心。然而与此同时,语言学的飞速发展对翻译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时的语言学家们力求客观、准确地研究语言,将注意力放在直接观察、测量、计算语音、词素、词汇体系、语言的句法结构、语言单位的组合关系等等,这就为翻译研究的语言学转向奠定了基础。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信息爆炸”引发了“翻译爆炸”,全世界翻译活动的规模急剧扩大,这吸引了语言学家关注翻译问题,翻译研究走向科学化,这就引发了翻译研究的语言学转向,在这一阶段,翻译研究也就由传统的以作者为中心转变为以文本(源语)为中心了。
20世纪70年代,翻译研究出现了文化转向。霍姆斯(Holmes)强调译者在心理层面具有翻译的决断权;勒菲弗尔(Lefevere)提出译者和译本的形成受到意识形态、诗学以及赞助人等因素的操纵。一大批翻译理论研究者把研究的重心都放在了译者身上。1990年巴斯奈特(Bassnett)勒菲弗尔(Lefevere)合编的《翻译,历史与文化》详尽阐明了西方翻译研究的文化转向。也正是翻译研究的文化转向最终把译者推向了翻译活动的中心,从而,译者主体性研究开始成为翻译研究的一个重要领域。
3.我国的译者主体性研究
译者主体性是指作为翻译主体的译者在尊重翻译对象的前提下,为实现翻译目的而在翻译活动中表现出的主观能动性,其基本特征是翻译主体自觉的文化意识、人文品格和文化、审美创造性。(查明建,田雨 2003:22)
译者主体性研究在我国翻译理论界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目前译者主体性研究已有多个研究领域:如互文性研究、翻译主体间性研究;译者主体性研究也存在六大研究视角,分别是阐释学视角、接受理论视角、多元互补理论与多元系统理论视角、女性主义视角、适应选择论视角和解构主义视角,此阶段成果颇丰,如查明建,田雨的《论译者主体性—从译者文化地位的边缘化谈起》,(2003);孙艺风的《翻译规范与主体意识》(2003);屠国元、朱献珑的《译者主体性,阐释学的阐释》(2003)。
译者主体性研究除了理论研究外,还开始运用于不同语体文本翻译的研究,最早是运用于文学翻译的研究中,并且取得了丰富的成果,如许钧对《约翰·克里斯朵夫》 三个译本的分析,袁莉的《文学翻译主体的诠释学研究构想》(2002)等。近些年,译者主体性研究也广泛运用于文学以外的文本翻译研究,如外宣翻译、立法文本翻译、电影翻译等,如李梦凡、王建的《立法文本中译者的主体性研究》(2016),赵联斌的《外宣翻译过程中的译者主体性研究》(2016)等。从这些著作的发表时间不难看出,最近几年,译者主体性研究逐步走向了更广泛、更深入的研究。
4.我国的口译译者主体性研究
随着译者主体性研究领域的不断拓宽,理论的不断加强,我国的口译译者主体性研究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吕炳华(2005:60)在《译员主体性的体现》一文中,肯定了口译过程中译员主体性的存在与作用,将口译主体性的研究纳入译者主体性研究的大家庭中,同时又指出了口译中的主体性与笔译中的主体性存在着的差异,两者在发挥主体作用的模式、主体性实现的条件与程度以及受约束的因素等方面决非完全一致,所以才有口译员主体性这一概念的提出。在此基础上,口译译者主体性研究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如莫爱屏的《口译中译员主体性意识的语用研究》(2010);谌莉文、熊前莉的《口译言语行为过程的主体性协同概念框架》(2015);黄文虹的《论主体性在口译中的体现》(2010)。
5.俄语经贸口译中的译者主体性
口译,相对笔译而言,是指以口语方式进行的翻译行为。根据口译的具体的操作方法和程序,可以将口译分为交替口译、即席翻译(又称接续翻译或连续翻译)和同声传译。由于同声传译的难度大,应用相对较少,所以本文所进行的研究主要指交替口译和即席翻译。
笔者对新疆经贸口译活动进行了录音采样与整理工作,并对口译译员和口译活动的雇佣者分别进行了问卷调查,从文本(口译录音资料)、口译员到雇佣者的不同维度对译者主体性在口译活动中的作用进行了研究。以豪斯(House)的翻译质量评估模式为理论基础,参照张栋、殷佳佳在综合国内外学者研究基础上构建的译者发展自我评估体系,来研究经贸俄语活动中口译译员对译者主体性的自我评估。该体系包括以下六个方面:(1)语言知识评估能力;(2)译者自我评估能力(内驱动力评估);(3)实时编辑能力;(4)功能评估能力;(5)人际功能评估能力;(6)错误评估能力。
5.1语言知识评估能力
口译员译出语与译入语的语言知识是翻译活动的基础,语言知识评估能力是翻译评估体系的基础。双语的言语水平、文化背景知识等决定着译者主体性的发挥,也影响口译员的自我评估。研究发现:口译员语言知识评估能力越强,其主体性发挥的作用越大。需要强调的是语言知识能力和语言知识评估能力是有差异的,语言知识能力是译者所掌握的译出语与译入语以及相关文化知识的水平;语言知识评估能力是指译者对自己语言知识能力的认知水平。语言知识能力是翻译活动的基石,而语言知识评估能力是译者主体性发挥的基础。
由于经贸活动的特殊性,口译员经常遇到机构和称谓的翻译问题,在我们的录音采样中,遇到很多类似的问题,如“海外华商与新疆发展论坛”、“上海合作组织商务日”、“引进来”、“走出去”等,在都没有事先准备的情况下,由于口译员自身语言知识能力的差异,形成了多样的翻译结果。
如对“海外华商与新疆发展论坛”的翻译方式有:
(1) Форум «Китайские бизнесмены за границей и развитие Синьцзяна»
(2) Форум развития Синьцзяна и китайские бизнесмены за границей
(3) Форум развития Китайских бизнесменов за границей и Синьцзяна
(4) Форум развития зарубежных Китайских бизнесменов и Синьцзяна
(5) Форум «Китайские зарубежные бизнесмены и развитие Синьцзяна»
对于一个论坛的名称有至少以上五种的翻译(因听记,未将语法错误纳入),可以看出不同口译员在中文的理解和俄语的表述上抖出现了偏差,如(2)应为新疆发展论坛与海外华商;(3)、(4)应为海外华商与新疆的发展论坛,虽然从中文看差异不是很大,但是由于俄语的限定关系很明确,因此意思发生了偏移;(1)、(5)为相对较为正确的表述,但相较之下,(5)更恰当。
翻译差异更大的是“引进来”、“走出去”的表述,如
(1) привлечение к нам, выход за границу
(2) привлечь сюда, выйти туда
(3) привлечение к внутреннему рынку, выход на внешний рынок
(4) привлечение зарубежного, выход за границу
(5) везти внутрь, выход за границу
(6) привлечение зарубежного, идти вовне
此类翻译尤为体现口译员的主体性,所有以中文为母语的口译员对这两个短语的理解都比较准确,但是俄语的语言表述能力有差别,虽然都实现了交际的目的,但主体性发挥的程度不同,形成了不同的译本。其中(4)、(6)简洁明了且准确;(2)过于随意;(3)略显冗长;(5)前半句为动词词组,后半句为名词词组,欠妥;(1)中代词нам指代不明,容易有歧义。
还有一些国名的规范译法也体现出了口译员对相关国背景知识甚至是历史和国际关系的掌握情况,如中亚的五个国家中有四个都是“……斯坦共和国”,但是有一个例外,这就是吉尔吉斯斯坦,该国国名要么译为“吉尔吉斯斯坦”,要么译为“吉尔吉斯共和国”,不可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这样表述。因为其俄语名称为Кыргызск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或Кыргызстан,而其他四个国家的俄语名称均为Республика Казахстан, Республика Узбекистан, Республика Таджикистан, Республика Туркменистан. 在有些经贸活动中,有语言能力很强的口译员在翻译中方代表说到吉尔吉斯斯坦的时候,延用了俄罗斯代表发言时喜欢用的对吉尔吉斯斯坦的表达方式《Киргизия》,引起了吉方代表的不满,这是历史形成的带有特定感情色彩的表达,尽量避免因背景知识的缺乏造成的不恰当的翻译。在新疆开展的很多经贸活动都是多边的,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考虑到各个国家自己民族、文化等问题以外,还需要口译员充分调动主观能动性,客观认识自己的语言能力尽可能多地去了解与会国之间的历史关系,才能比较好地完成口译工作。
5.2译者自我评估(内驱动力评估)
内部驱动力主要指译者的心理与生理等内部因素。众所周知,口译工作的紧迫性对于口译员的心理素质是极大的考验,在很多经贸活动中,口译员面对的是众多的观众,甚至有国内外的官员,他们进行的不仅仅是翻译活动,也是企业、城市甚至是国家的代表,口译员此时需要调动的不仅是言语能力,还要克服紧张的心理。研究发现:译者的内部驱动力与其学历、言语知识无关,与从事口译活动的实践经验以及个人的心理素质有关,从事口译活动时间越长,内部驱动力越强,心理素质越强,译者主体性发挥越好。2016年举办的第五届(中国)亚欧商品博览会农产品展览会上,有来自新疆大学俄语MTI专业的毕业生做同场交传,两名学生的言语水平相当(参考专业八级水平测试与二级翻译资格证的成绩,相差小于5分),按照当场翻译的难度和两名口译员的水平来说,他们完全可以胜任的,但是在实际口译过程中,其中一名口译员因为紧张,多次请发言人重复,并且因为这种情况的出现又加重了他的紧张,以至于中止了翻译活动,由另一名口译员完成工作。在会议结束以后,笔者用现场录音对该口译员进行了测试,结果均能准确完成翻译,是心理素质的薄弱造成了现场口译活动的失败。
5.3实时编辑能力
实时编辑能力是译者主体性中的辅助能力,它是译者在发挥了语言知识能力,调动了内部驱动力之后,对译文进行加工和润色的过程,在经贸活动中,留给口译员进行思考的时间非常有限,能够在更短的时间内对语言进行修饰,需要译者主体性得到较大的发挥。
如在一位吉尔吉斯斯坦的官员在第三届亚欧博览会上谈到本国对教育的投入时说道:в настоящее время у нас в стране денег на образование мало, очень мало, слишком мало.
该句俄语表述简单,用词均为本科二年级以下的常用词汇,语法也比较简单,但是,该句的汉译也出现了多个版本:
(1) 如今,在我国用于教育的钱少,很少,非常少。
(2) 如今,我国的教育经费屈指可数,凤毛麟角,可谓杯水车薪。
吉尔吉斯斯坦的官员在说到мало, очень мало, слишком мало三个词组时做了停顿,(2)为会场口译员现场翻译的版本,在其翻译完词句后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且不说这三个成语的精确性,以及递进程度是否合适,口译是一种特殊的翻译活动,不仅需要尽量准确的传递信息,还应当考虑到发言人的言语特点甚至是性格特点以及言语风格。在吉尔吉斯斯坦官员幽默的演说式发言过程中,如果把他作出了刻意停顿以突出甚至是自嘲的词语翻译成“少,很少,太少”(大多数后期测试得到的版本)的话,虽然准确,但极大削弱了演讲的效果与精彩程度。口译员在这句话的翻译中表现出了较强的实时编辑能力,充分发挥了译者主体性。
5.4功能评估能力
功能评估能力主要是评估译出语和译入语在交际功能上是否实现了功能对等,这种功能对等的实现不一定完全是语言层面的,还可以借助于其他手段。如2016年俄罗斯与乌鲁木齐两家货运公司在进行了愉快的谈判之后,俄方谈判代表伸出一只手,用拇指和食指形成一个圈,然后用食指弹了弹下巴。懂得俄罗斯身势语的就明白这个动作是要求对方喝酒的意思,一句话未说,一个小小的动作令中方的口译员为难了,俄方代表发现口译员不解其意,又用俄语进行了表达,口译员虽随后准确地做出了语言的翻译,但是丢失了一种轻松的氛围。
5.5人际功能
经贸活动的主体就是从事经贸活动的双方或多方,本来就是一种社交活动,处于这种环境下的口译员本身也是社交活动的一员,而且是为双方建立联系桥梁的人。故此,在经贸活动中口译员的交际能力也直接影响到口译员的主体性的发挥,决定翻译的质量。对于俄罗斯民族,以及能用俄语进行交际的中亚多个民族而言,经贸活动不仅是展览馆、谈判桌上进行的活动,更重要的是宴会上、酒桌上进行的交际与沟通。此时,口译员的人际功能在口译活动中发挥的作用就更大,对两国文化、历史等背景知识的了解此时也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餐桌上进行的口译活动让很多口译员都产生了惧怕,在我们的统计资料中,这一场景的漏译甚至不译的情况是比例最高的,如一些菜名以及食材的翻译,中文菜名讲求意境,俄语菜名强调食材与烹饪方法,这也难怪很多口译员在面对此类翻译的时候,对于那些不了解的内容多选择回避或者解说的翻译方法。
人际功能在口译中还体现在对于一些代词和语言结构的把握上。新疆的口译员在这方面没有北京的口译员重视这一问题。比如вы, ваш等词以及其变格形式的使用,在其表示复数时,问题不大,均会被翻译为“你们”,但是在表示单数尊称意义的时候,除了展览会等大型正式场合会被翻译为“贵方”等之外,很多新疆口译员就会处理成“你”,尤其是宴会等场合。北京地区的口译员,由于语言习惯问题还是会恰当地翻译成“您”。在俄语中вы-ты的变化不仅仅是一个代词的变化,更体现了人际关系的一种微妙变化,此时仅应该在口译中予以体现,更应该给不明所以的雇主进行说明和强调。
5.6错误评估能力
“正确”和“错误”的二元对立是很多学科评判命题成立与否的标准。但是翻译是一项比较复杂的活动,口译就更为复杂,所以仅仅以“正确”或“错误”的二分法来判定翻译是不科学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评估翻译的错误是不重要的,恰恰相反,口译员应该不断地对无论是因为语言知识能力欠缺,还是因为心理造成的口译中所出现的纰漏进行深层次地研究和分析,才有可能不断提高自己的口译水平。
错误评估能力要求口译员不仅要像其他翻译那样注重言语技能和文化知识的培养,还需要对自己的口译进行录音和反复研究,在不断地寻找自己的口译纰漏的过程中形成错误评估能力,只有这样才能不断提高口译员的口译水平。研究表明,口译员在聆听自己翻译活动的现场录音时发现自己的翻译问题,在以后的翻译活动中重复犯错的几率大大降低。同时,口译员在录音中寻找别人错误的准确性要高于找出自己录音中的错误。我们对语言水平相当的两组(每组各10名)学生进行了模拟实验:翻译的重点句型是:число пользователей увеличилось в 3 раза.此句A组有6人翻译错误,B组有7人翻译错误,翻译成了“用户数量增长了三倍”,在俄语中阿拉伯数字虽然为3,但是这是增长之后是原数的倍数,这是很容易在口译中犯的错误。A组由教师告诉其错误所在,B组在老师的引导下自己寻找到翻译中的错误。在隔了两天以后进行的相同知识点的口译考察中,A组有4人犯错,B组1人犯错。在一周后的相同测试中A组有2人犯错,B组无人犯错。可见,翻译错误评估能力的培养对于口译员水平的提高,译者主体性的发挥都有很积极的促进作用。
6.结论
    口译员在俄语经贸活动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译者主体性的发挥决定着经贸活动开展的质量和结果。口译员在翻译过程中不再被动地只接受他人的评判,译者主体性赋予了口译员翻译自我评估能力,从而做到在翻译前、翻译中以及翻译结束以后的全程都充分发挥译者主体性。口译员可以通过自我评估能力的主动发挥,审视自己在口译环节中各种能力的发展情况,调动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扬长避短,不断提高自己的翻译水平。对口译员译者主体性的研究有助于将其成果应用于翻译实践课程的进一步完善,对于机器翻译如何在人工智能高速发展的背景下取得更大成就都有着深远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查明建,田雨.译者主体性[J].中国翻译,2003(1):22-24.
[2] 吕炳华.译员主体性的体现[J].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报,2005(1): 60.
[3] 张炼,殷佳佳.译者主体性的翻译自我评估[J].教育文化论坛,2015(3):50-54.
[4] 胡庚申.从“译者主体”到“译者中心”[J].中国翻译,2004(3):10-16.
[5] 屠国元,朱献珑.译者主体性:阐释学的阐释[J].中国翻译,2003(11):8-14.
[6] 许钧.翻译论[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80-128.
[7] 许钧.“创造性叛逆”和翻译主体性的确立[J].中国翻译,2003(1):6-11.
[8] 袁莉.文学翻译研究的诠释学构想[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3(3):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