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职称论文 > 副高级职称 >
职称论文
初级职称 中级职称 副高级职称 正高级职称
最新文章
推荐阅读

地址:江西吉安吉州区人民广场旁6楼

电话:13667964575

客服QQ:103361327

扫码关注我们

王守仁“知行合一”教育思想探析
2020-04-23 20:09
中文题目:王守仁“知行合一”教育思想探析
英文题目:On Wang Shou Ren's educational thought of "unity of knowledge and practice"
论文来源:本职称论文来自作者,御用学术网提供下载阅读
论文语种:中文
论文字数:4525字
论文作者:周玮
作者单位:河南大学历史学院
论文专业:历史学专业
论文层次级别:副高级职称论文
刊登期刊:河南大学学报
研究方向:古代历史文化研究
论文用途:职称评审
论文数据处理要求:全文无数据处理。
论文解决关键点:本职称论文旨在探讨王守仁的“知行合一”教育思想,分析了王守仁在道德教育中注重实践和追求实际效果的精神,为现代教育理念提供参考。
文目前状态:论文已修改刊登。
其他补充说明:本文版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
论文部分内容:
摘要:宋代大儒朱熹将心与理析而为二,把知与行分离开来,明代著名教育家王守仁则提出了他的教育思想“知行合一”,他主张心与理一,知与行合。他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知行是一个功夫的两面,知中有行,行中有知,二者不能分离,也没有先后。体现了王守仁在道德教育中注重实践和追求实际效果的精神。
关键词:王守仁;知行合一;教育;思想;探析
Abstract: Zhu Xi, a great scholar in Song Dynasty, divided the mind and reason into two and separated the knowledge from the action. Wang Shouren, a famous educator in Ming Dynasty, put forward his educational thought of "the unity of knowledge and action". He advocated the unity of mind and reason, and the combination of knowledge and action. "Knowing is the idea of doing, and doing is the Kung Fu of knowing; knowing is the beginning of doing, and doing is the accomplishment of knowing," he said. If we only say one knowledge, we have our own way; if we only say one line, we have our own way. ". Knowing and doing are two sides of Kungfu. Knowing and doing are two sides of Kungfu. Knowing and doing are two sides of Kungfu. Knowing and doing are two sides of Kungfu. It embodies Wang Shouren's spirit of paying attention to practice and pursuing practical effect in moral education.
Key words: Wang Shouren; unity of knowledge and practice; education; thought; analysis
王守仁(1472~1528),中国明代最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军事家、文学家。字伯安,浙江余姚人。自号阳明子,世称阳明先生,陆王心学之集大成者。王守仁作为“心学”的创始人,提出的教育思想十分丰富,但“知行合一”说在他的教育思想中始终占据重要位置,对于王守仁所提出的“知行合一”学说,梁启超曾有过这样的评价:“知行合一之教,便是明代第一位大师王阳明先生给我学术史上留下最有名而且最有价值的一个口号。”由此,“知行合一”对我国后世教育思潮的影响可见一斑。
一、“知行合一”教育思想提出的背景
谈到王守仁的“知行合一”,就不得不提到宋代大儒朱熹及他的程朱理学。王守仁生于明宪宗成化八年。18岁时在回余姚的途中拜访程朱派学者娄谅(1422~1491),娄谅向他介绍了朱熹的格物说和圣人可学而至的思想,使他很受启发,,遍读朱熹著作,受程朱理学影响颇深。知行观是程朱的一个重要内容,朱熹知行观强调知难行易、知先行后,将心与理析而为二,把知与行分离开来,也被后世学者奉为圭谬。
但在王守仁身处明朝,当时,正德皇帝不理政务,太监刘瑾弄权,整个朝廷从上至下,从“庙堂之上”到“江湖之远”,无不是腐朽堕落,贪婪残暴,群臣争权夺利,相互倾轧,道德败坏,世风日下,明朝面临严重危机,当时的文人却视而不见,不务正业,道貌岸然,外表衣冠楚楚,口口声声仁义道德,宣扬入学正统,内心却是争夺名利。
当时的学校教育,由于受到科举的影响,学生都用心于记诵八股文,追逐名利。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教育理念早已和传统教育背道而驰。这也是王守仁教育思想发生转变的一个重要动因。正德三年时他发生重要的思想转变,以为圣人之道,吾性自足,于是突破朱熹格物穷理的格物致知说,认为所谓理就是人的心理,并在当地建立龙冈书院。贵州提学副使席书聘其主讲贵阳文明书院,他在此首次演讲知行合一说。
王守仁认为,造成这些严重问题的重要原因就在于知行分离。因此,他提出了“知行合一”的主张,反对道德教育上“只知不行”或者“只行而不知”的人。他进一步提出,当时之所以会出现道德败坏的情况,除去当时的社会大环境之外,士大夫们所奉行的程朱理学“先知后行”的道德修养方法也是一个重要原因。由于把知、行分成两个部分,因此当产生不善之念的时候,虽然还没有去实施这种不善之念,但是也无法去禁止。
二、“知行合一”教育思想的理论探源
  知与行一直是中国古代教育界的一个重要讨论范畴。知是指闻知博说直言,也就是要了解语言的涵义,而行指的是按照自己的语言去做去行动。孔子曰:“生而知之者,上也;学而知之者,次也;困而学之,又其次也;困而不学,民斯为下矣。”大意是:生来就有知识的人那是较上等人,学了才有知识的人就比他们低一层次;因为困惑而学习的人,又低一层次;困惑却又不学的人,就是下民了).孔子认为人是要分层次的,生来就懂的人,在孔子眼里就最上等层次的人;而通过后天学习才懂的就比之前说的相差一点的人;感到困惑求学才知的人,就又较低一个层次了;不过孔子也区别那些不能受教育的下民,因为他认为民是教育不来的.孔子为什么要这样分呢?这有关于孔子的“畏天命”思想,就是当时时代盛行的“龙生龙,凤生凤”“天命论”的教化思想,对于过往圣贤在他的眼里是“生而知之者”。
而到了宋代朱熹,知行论进一步发展完善,朱熹用绝对化的封建道德理论,提出“理在事先”,也就是说在世间万物形成之前就存在一个亘古不变的绝对定律,在此基础上,朱熹提出了“理一分殊”的思想,他认为万物都有“理”存在,只要士大夫们能够弄明白万物中本就存在的亘古不变的真理,那么就能够从根本上了解这个世界。这也就决定了朱熹知行论的根本,那就是重理轻行,知行被割裂开来,“知行常相须,如目无足不行,足无目不见。论先后,知为先;论轻重,行为重”。而后世的学者偏重与朱熹中的重理轻行,理论脱离实践,导致了从教育界到现实生活的巨大偏差,虚伪之风盛行,这种情况到了王守仁时代就非常盛行了,正如我们前面所提到的,当时的文人不务正业,道貌岸然,外表衣冠楚楚,口口声声仁义道德,宣扬入学正统,内心却是争夺名利。当时的学校教育,由于受到科举的影响,学生都用心于记诵八股文,追逐名利。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教育理念早已和传统教育背道而驰。
王守仁提出了“知行合一”的教育理念,反对将知行分作两截,主张求理于吾心。他说:“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只说一个知,已自有行在;只说一个行,已自有知在”。知行是一个功夫的两面,知中有行,行中有知,二者不能分离,也没有先后。与行相分离的知,不是真知,而是妄想;与知相分离的行,不是笃行,而是冥行。他提出知行合一,一方面强调道德意识的自觉性,要求人在内在精神上下功夫;另一方面也重视道德的实践性,指出人要在事上磨练,要言行一致,表里一致。但他强调意识作用的结果,认为一念发动处即是行,混淆了意识活动同实践活动的界限。他提倡知行合一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克服“一念不善”,这是他的“立言宗旨”。
他首先强调人的活动是有目的、有意识的,即他说的"致良知",但如何使人的主体与可体联系起来呢?王阳明主张"求理于吾心",即"知行合一"。他用主体包容了客体,将客体的独立性、自然性和物质性否定了。对于行他解释道:"凡谓之行者,只是著实去做这件事。若著实做学问思辩工夫,则学问思辩亦便是行矣。学是学做这件事,问是问做这件事,思辩是思辩做这件事,则行亦便是学问辩矣。"所以,王阳明的"行"范围很广,包括了学、问、思、辩,这在《中庸》里是"知"的四个侧面,在王阳明这里合一了,因为他模糊了两者的界限。
三、“知行合一”教育思想的宗旨
在王守仁的知行概念中,知行是一体的,是互为条件缺一不可的,他提出“知行合一”的教育思想,是针对当时的社会弊病和教育风气而发的,离开了这个根本目的谈“知行合一”,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在当时崇尚空谈的社会背景下,王阳明以“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等等学说作为反对朱学的精神武器,批评理学“外心以求理”,同时猛烈抨击朱熹以及当时学者那种“循章摘句”、“支离决裂”的恶劣风气,明确破除当时的迷信,独树一帜,另立体系,是时代的勇者。他所倡导的、所身体力行的,就是一条以内圣带动外王的路线,其中包含了一种道德和形而上学的复兴的要求,以及对宋代以来的理性主义潮流的一种反抗。
   王守仁提出在实践中,知与行本来就是不分离的。只是因为后来撑者把知与行截然分开,分别下工夫,背离了知与行的本义,因而才有了“知行合一并进”的观点。“真正认识到了就可因此而称其为行动,没有行动就不能称其为真正认识”,就像是来信中所说的“知道了食物的味道才吃”那些话中的意思一样,前面已经简略地分析过了。这虽然是为了切实挽救失误才阐述的观点,然而,知与行的关系,本来就是这样的,并不是用我的意想使两者的次序有所改变,暂且创立了这么个观点,以求一时苟且。所谓“专注于本心的探求,因此而失却了事物之理”,这样讲大概已经失却本心了。
    当然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也要时刻注意对自己的道德行为进行反省和检查,也就是王守仁所提出的“省察克治”,即在日常生活中,人们要不断地进行自我反省和检查,自觉克制各种私欲,不让它们危害自身的道德修养。他提出人要自觉检讨,坚决改正,只要这种“省察”工作时常、及时地进行,经过一段时间,人就会养成良好的道德习惯。
  倘若省察不够及时,已经犯了过错,也并不是件不光彩的事。王守仁认为,在现实生活中,人不可避免地会发生这样或那样的道德过错,关键是能够勇于改过从善。悔悟是去病之药,然而,光悔悟还是不够的。倘若只是悔而不悟,或悔而不改,还是要出问题。因此,改之为贵,只要能改正自己的过错,仍然可以取信于人。这就告诉我们,在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的过程中,不光要培养学生勇于承认错误的良好道德情感素质,更要培养他们勇于改过的道德实践能力,也就是“知行合一”。教师在对学生进行道德教育时,要有针对性地了解他们的思想情况,对症下药,让学生体会到教师的良苦用心,帮助学生树立改过从善的信心。
四、“知行合一”教育思想对教育界的影响
    王守仁的“知行合一“的教育思想影响深远,甚至远播海外,特别对日本学术界有很大的影响。 日本大将东乡平八郎就有一块“一生伏首拜阳明”的腰牌。知行合一并不是空洞虚幻的哲学思想,而是实用主义,适用于各行各业。它博大精深,可以从各个方面来解读。例如可以理解成:学以致用;知易行难;曲线救国; 变通;以良知为基础,大智慧行事;要想实现崇高伟大的志向,必须有符合实际、脚踏实地的方法;只有大目标,而没有具体可执行可分解可测量的步骤,只是空 谈。凡是成功的人,都有很高的境界。自古以来境界不高的人,贪婪算计的没有一个能成大事的。追求知行合一,境界高,宽阔的胸怀可以广纳贤才,收获人心,成就伟 业。在追求高境界过程中,才能更有动力不断学习,完善自己。而近代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深受“知行合一”教育思想的影响,并终身践行之。可见“知行合一”在我国教育史上的地位。
五、结语
王守仁道德教育思想的根本目的,虽然是为了维护明王朝的统治,但他对于道德教育的某些主张,反映了学校道德教育和道德修养的某些规律性的东西,对现代教育是有启发的。王阳明以“心即理”、“致良知”、“知行合一”等等学说作为反对朱学的精神武器,批评理学“外心以求理”,同时猛烈抨击朱熹以及当时学者那种“循章摘句”、“支离决裂”的恶劣风气, 明确破除当时的迷信,独树一帜,另立体系,是时代的勇者。他所倡导的、所身体力行的,就是一条以内圣带动外王的路线,其中包含了一种道德和形而上学的复兴的要求,以及对宋代以来的理性主义潮流的一种反抗。
参考文献:
[1]孙培青编著,《中国教育史》,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
[2](宋)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北京中华书局,2008.
[3(明)王守仁著,阎韬注评,《传习录》,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
[4]李振刚,《中国古代哲学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4.
[5]胡小林,《朱熹与王守仁的知行观》,孔子研究,2005.
[6]张祥浩著《王守仁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1997.